华辉建设设备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华辉建设设备
热门搜索:

饭桶与拳王

发布时间:2020-04-10 14:36:12阅读:来源:华辉建设设备

1

田生是个农村孩子,从小饭量就大得出奇,长到十几岁后,要是放开肚皮吃,三个大人加起来也吃不过他。爹妈土里刨食,所获有限,哪里能养得起这大肚汉啊?所以田生初中一毕业,就随二叔来到省城找饭辙儿,爹妈也不指望他能挣多少钱,说你能填饱自己的肚子就行。

两人干的是散工,没活的时候就去天桥下的人力市场蹲候。

这天,叔侄两人正蹲在路边等雇主,一辆小车在他们跟前停下,还没等老板下车,等工的人就呼啦围了上去,七嘴八舌地问:老板,干什么活?要几个人?干几天?……

老板是个胖子,打开车门下车,说你们别抢,我就要一个人,必须是二十岁以下的。

有人就说:"你是找童工呀?那得到学校去找。"众人一声哄笑,随即就散开了。

二叔捅捅田生,说你岁数合适,过去问问干什么。田生就走到那人跟前,怯生生地问:"老板,你看我合适不?"

老板上下打量一下田生,点点头,问:"多大了?"

"……十八了。"其实他今年还不到十七,怕对方嫌他未成年,故意往高里说。

老板又打量了田生两眼,问:"看起来倒挺结实的。打过架吗?"

田生一愣,旁边的二叔赶忙说:"这孩子最老实了,从不跟人打架。"

老板却有些失望,摆手说:"不会打架呀?那算了。"

田生一听,原来要找会打架的,心想肯定是笑了,要找保镖,忙说:"老板,农村长大的孩子,哪有不会打架的?我们老家那可是一个武术之乡,大人孩子人人都能比划几下子。"说着,他一撸袖子,指点着胳膊上的肌肉,"你看,我虽然打架不行,但力气很大的。"

老板有了兴趣,伸手捏了捏田生的手臂,说:"那行,有两下子就行。不过,得先试用一周,合适的话就雇你了。"

二叔怕田生吃亏,忙插话问:"老板,你给开多少钱?"

"暂时每天工资一百五,以后看你表现,你觉得怎么样?"

对散工来说,这工资可不低了。二叔很满意,但还是不放心,问:"老板,到底是干什么活儿?"

老板说:"就是当陪练。我儿子今年十九,现在练散打,需要个陪练。"他看着田生,"你觉着你能不能干?"

"陪练?"原来不是保镖,田生犹豫了一下,"是不是就是当拳靶子,挨打不还手呀?"

老板笑了:"也不能这么说,拳靶子不假,但也可以还手的。要是挨打不还手,我雇你干什么?去买个沙袋多省事呀。合格的陪练不但要抗打,还要有一定的还手能力,这样才能帮助对方提高水平。小伙子,你要是怕挨打,还是不要去了。"

田生忙说:"挨打倒不怕,我从小就是被打大的,打不坏。"犹豫了一下,又问,"那……管饭吗?"

"管饭,要是你没住的地方,还管住。"

这可是意外之喜,能挣一百五还管吃管住,加起来那就相当于二百多了,田生不放心,追问道:"不管吃多少都行?"

"看样子你挺能吃啊。"老板大笑,"当然管饱,还管好。"

田生一听,那还犹豫什么,高兴地咧开大嘴:"那行,我干。"

2

老板姓唐,开着一家大公司,他只有一个儿子,名叫唐军。唐军今年十九岁,自小就争强好胜,讲义气,喜欢打架,长大后,他把毛病发展成了爱好,加入了一个搏击俱乐部,专习散打,期望有朝一日在拳台上扬名立万。这几年,唐军先后参加了国内一些青少年级别的散打比赛,胜多负少,被誉为散打界的一颗希望之星。他斗志更盛,计划满二十后就开始参加成年组的比赛,所以今年加紧备战,提高实战能力。不过,因为他出拳狠,一般的练习赛都要当成正式比赛来打,常让对手吃苦头,所以圈内很少有人愿意陪他练拳。于是,他就央求老爸,花钱雇陪练来陪自己打拳。

其实唐老板并不支持儿子打拳,怕他受伤,但又拗不过他,再怎么说,在拳台上合法打架,总比在外面惹是生非好得多,所以儿子的要求,他尽量满足。他不敢雇专业运动员,甚至不敢雇成年人,怕对方一不小心会伤到儿子,考虑到儿子只有十九岁,所以他就选择雇年龄相当的。在田生之前,他已经雇了两个,但都因为不堪一击,让唐军非常不满。

唐老板把田生拉到儿子跟前,对儿子说:"我又给你雇了个新陪练,你看他怎么样?"

唐军扫了田生一眼,不满地说:"爸,你怎么又找个孩子来啊?"

唐老板说:"你别看他年纪小,可是练过武,你看这身体多结实。"

唐军"嗤"的一声笑:"结实?就他这身材,在我眼里也就是豆芽菜。爸,你就不怕我一拳打死他啊?还是趁早去雇个专业的吧。"

田生听到这里,忍不住不服气地说:"能不能打死你试一下才知道啊。"

唐军微微有些惊讶,上下打量着他,说:"行,胆量不小。那就试试吧。"说着,将一双拳击手套掷给田生。

田生还是头一次戴拳套,笨手笨脚地戴了半天,才算完事。戴好后,他走到唐军跟前,学着在格斗电影里学到的动作,摆好姿势,双拳一碰,说:"来,开始吧。"

唐军一直冷眼看着他,此时见他门户大开,撇撇嘴,右拳一记直拳,直捣田生面门。田生忙将脑袋向左一歪,居然躲过了这一拳。唐军"咦"了一声,有些诧异,左拳随即挥出,正中田生右肋,打得田生闷哼一声,踉踉跄跄退出了好几步。

唐军轻蔑地摇摇头,问:"怎么样?能不能打死你?"

田生抚抚右肋,咧开嘴,挺胸说:"没事,要是连这点疼都受不了,以后还怎么陪你练啊?还有,你的拳比我想的可要轻多了。"

唐军怒道:"是吗?我刚才只使出了三成力,来,你再尝一拳试试。"

唐老板见状,忙说:"好了好了,今天先到这里,小田,你先住下,熟悉—下我家情况,等明天再正式开始吧。"随即,他喊来保姆王姐,让她带田生进屋,安顿他住下。等田生离开,唐老板嘱咐儿子:"小田对散打还不熟悉,开始的时候你要悠着,别伤了他。"

唐军不满地说:"爸,你怎么不给我找个年龄大点的,实力强点的。"

"慢慢来吧,我不是怕年龄大实力强的下手轻没重嘛,要是一疏忽把你打伤了怎么办?"

唐军嗤了一声,自信地说:"爸,你这是不相信我的实力,你放心吧,现在一般人绝对伤不了我。"

唐老板说:"行了,反正你只是找一个活动的靶子,要求那么高干什么?我看小田挺皮实的,不像前两个那样不堪一击,而且心眼还实诚,我给价—天一百五,他价都不还,问管不管饭后,立马就跟着来了。"

唐军只好说:"那好吧,要是不行,再换人。"

3

当天吃晚饭的时候,唐老板领教了田生的饭量,才知道自己有些失算。家里多了一口人,王姐做饭的时候,知道田生饭量可能大,本来就特意加了两个人的量,没想到还是不够。她见田生把锅底收拾干净后,似乎意犹未尽,就问:"小田,要不我再给你做点米饭。"田生看看唐老板,不好意思地说:"……算了,我也差不多了。"

唐老板笑道:"别客气,一定要吃饱。王姐,你给他再做一份吧。"

王姐笑着答应,问田生,"小田,加一碗米够不够?"

田生眨眨眼,问:"多大的碗?"

王姐双手比划了一下:"这么大,刚才我们所有人吃了三碗的量。"

"那……再加两碗吧。"

唐老板惊奇地瞪大眼:"小田,你真的这么能吃?"

田生难为情地说:"老板,不瞒您说,在家我有个外号,叫饭桶,我家都被我吃穷了,我娘才让我出来打工,也不图我往家里交钱,说能挣钱填饱自己的肚子就行。要是您嫌我吃的多,你就减我点工资吧。"

唐老板哈哈大笑,摆摆手:"我可不怕你吃穷我,只要能吃,就尽管放开肚皮吃。吃饱了,可不许偷懒,要陪唐军好好练拳。"

田生高兴地咧开嘴,讨好地说:"行,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。"

过了一会儿,王姐将做好的饭端上桌,田生埋着头,甩开腮帮子,三下五除二,一大盆米饭、外加饭桌上的剩菜,都消灭得干干净净,完了连掉到餐桌上的米粒也捡起来放到嘴巴里,津津有味地咽下去,直把唐老板一家人都看呆了,唐老板眼珠子瞪得差点掉桌面上,情不自禁地表扬:"小田,你还真是饭桶呢!"

自第二日起,田生就正式开始了自己的陪练工作,每天陪唐军去俱乐部练拳。只陪了一周,唐军就连呼满意:这小伙子太抗打了,任自己怎么打,他都能坚持下来,咬着牙不喊一声疼,绝对是个合格的拳靶子。而且在熟悉了搏击的规则后,他进步迅速,很快就能在挨打的间隙,时不时地还击两拳,虽力度不大,但对提高自己的防守反击能力大有裨益。看来这小子吃那么多饭还真不是白吃的,这身体确实是结实,不怕折腾。

就这样,转眼就是半年。因为有田生这个称职的陪练,唐军的实战能力大有提高,跟俱乐部的其他人较量,少有下风。而且两人朝夕相处,还处出了感情,唐军都感觉自己离不开这个陪练了。

田生也非常喜欢自己的这份工作,不仅吃住无忧,穿的、用的也几乎不用花钱,唐家都会一一为他置办好,这样一来,他每月的工资都可以寄回老家,让乡亲们知道他不仅能吃,还能赚钱,给爹娘挣足面子。

俱乐部的其他拳手都羡慕唐军找了一个好陪练,有时候见唐军在休息,田生闲着没事,就向唐军借田生用用。当然也不白用,你想,谁愿意白挨一顿拳啊?唐军和田生商量后,定下价格,半小时五十块。如此一来,田生还有了外快可挣。

唐军看他辛苦,有时候还心疼他,劝他说别要钱不要命啊,不行我和我爸商量一下,给你加点工资。田生却满不在乎,说没事,我皮糙肉厚的,多挨几下揍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再说,我不是也跟着锻炼身体了么,你看,我现在这身体,结实得都快刀枪不入了。

唐军就笑,回忆了一下,田生陪练这半年,除了一开始被自己打倒过几回,后来下盘就越来越扎实了,无沦自己如何拳打脚踢,要打倒他,还真不容易。

4

因为明年要举行全国搏击擂台赛,为了提高实战能力,并了解外地拳手的水平,搏击俱乐部经常组织大家去外地跟同行交流比赛,有时候,也会邀请外地的高手前来俱乐部进行切磋。

这天,俱乐部里来了几从头再来北京的搏击高手。名声最大的名叫何磊,他曾获全国散打冠军,去年在中泰挖搏击对抗赛75公斤级比赛中,只用两分钟,就击败了泰国拳王,前不久他还参加了不分级别的中美搏击对抗赛,苦战三个回合,战胜美国自由搏击冠军兰德,声名更盛,是国内不少搏击爱好者的偶像。

交流比赛共分三场,唐军参加了第三场,在第二回合击败对手,为已方赢得了唯一的一场胜利,何磊并没有参加比赛,比赛结束后,他上场对比赛进行了点评,然后进行示范教学,这可是向名家学习的好机会,俱乐部的拳手们纷纷上场讨教,均不过三招两式,就被何磊轻松制服。

刚比赛完的唐军不肯放弃这个学习的机会,休息片刻后,也上场请何磊指点两招。两人脚来拳往,打了几分钟,何磊瞅准机会,一个背摔,将唐军摔到地上,大概是为了替刚才输给唐军的已方拳手出气,他用上了暗劲,唐军跌得七荤八素不说,腰也给闪了一下,坐在那里半天不敢动。何磊眼里藏着得意,环视众人,大声问,你们谁还有兴趣上来?

一时没有人说话。大家都看出唐军刚才吃了暗亏,但比赛就是这样,难保没有损伤,因此,谁也不好说什么。

唐军见没人上场,一咬牙,揉着腰站起来,说:"何老师,机会难得,我想请你再指点我一下。"

何磊看了他一眼,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,问:"你是不是不服啊?"唐军说:"我想和你正式比一场。"

何磊摇摇头,说:"小兄弟,还是算了吧,刚才我已经手下留情了。你,还太嫩,想赢我,起码还得再练五年。"

场下的田生见双方语气里都带上了火药味,忙上场来到唐军身边,将他搀扶下场,唐军挣扎着还要再说,田生低声劝道:"算了,你现在是打不赢他的。"

这话被何磊听到,他笑道:"这个小伙子倒是看得明白,不是我吹牛,如果是正式比赛,我一个回合就能搞定你。别说是你了,你们所有这些人,没一个人能和我打满三个回合。"言外之意,如果是正式较量,他都将轻松获胜。

见他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样子,唐军心里不服气,问:"难道你从来没让人击倒过?"

"这个么——"何磊眨巴着眼,装作努力回想的样子,过了好半天才说,"我还真记不起来了。"

众人哄然,这就有些狂妄了,谁都知道,高手也都是从低手一步步成长的,任你多高的手,刚练拳的时候也不可能没被人打倒过。你以为你是神啊?

但对方现在的实力摆在那儿,有狂妄的资本。大家心里虽然不忿,却没人说话。

田生见唐军还要再逞口舌之快,劝道:"行了,别说了,你好好练,总有一天你会打败他的。"

唐军也就作罢,他转头看了一眼田生,心中忽然一动,就发山一声轻笑,冲着何磊大声说:"从没让人打倒也没什么了不起,我们这里也有一位这样的高手,也从没被人打倒过。我看你也未必打得倒他。"

此言一出,众人大为惊讶,你看我,我看你:有这样的人?谁呀?

这话被何磊问了出来:"有这样的人?谁呀?"

唐军把田生向前一推:"就是他。"

众人哗然。唐军大声问大家:"你们不信?那我问问你们,他在这里做陪练这么长时间,你们中有谁曾经把他打倒过?"

大家一怔,各自仔细回想一下,还真不假,的确没一个人在练拳的时候能把田生打倒,顶多打得他步步后退。细想其中原因,一来他自幼习过武,下盘稳当,步伐灵活;二来他皮糙肉厚,身材虽然不算高大,但相当壮实,抗打能力超人。

何磊也是大为惊奇,看着田生,问:"真的假的?要不我们来切磋切磋?"

田生脸涨得通红,摆手边往后退,边结结巴巴地说:"你别信,没有的事,他是说着玩的,我不过是个陪练,不会打拳的。"

唐军拉住他,在他耳边低声说:"田生,你别害怕,你就像平常陪我们练拳那样上去陪他练练,看他有没有能耐把你打倒。哼,我实在看不惯他这副不可一世的样子,他打倒了你,那是理所当然,若是打不倒你,我看他脸面往哪里搁。"

田生摇头:"我不去。"

唐军脸一板,威胁说:"你是不是以后不想当陪练了?告诉你,你要是不上去,我就辞掉你。"

田生无奈,只好说:"千万别……我上去就是了。"

唐军大喜,边给他戴拳套,边说:"你只要撑三个回合不倒下就算赢了,我对你有信心,拳上他是伤不了你的,但你要注意他的腿法,他腿上的力度挺大。"

5

两人的比赛按正规比赛进行,分三个回合。

第一回合,比赛开始后,何磊上来就是一阵疾风暴雨般的组合拳,田生左支右绌,根本躲闪不及,只好用拳头护住面门,死扛死挨,同时心里牢记唐军的嘱咐,注意对方的腿上动作,及时闪避,别让他踢倒。不过,在头上、身上挨了几拳后,他心中倒释然了,原来对方的拳劲也不过如此,跟唐军等人也差不多,自己大可以抵抗得了,就跟平时做陪练一样跟他周旋好了,只要把脑袋保护好了,身子挨几下无所谓。

很快,一个回合下来,也说不清他身上挨了多少拳、多少脚,而且他还一拳未回,不过,却也并未倒地。

到了第二回合,何磊心中也有数了:对方不过是个陪练,充其量就是比较泼皮,抗揍,对自己没什么威胁,找准机会把他放倒在地应该不成问题。但第一回合密集的进攻让他也耗费了为少力气,现在不但拳头的力度减弱,出拳速度也明显降了下来,头上的汗也冒出来了,嘴里的气也粗了。

又是连续两轮进攻无果,何磊见田生只管护着脑袋四处闪躲,不跟自己正面为敌,而且体能超乎想象的好,这样下去,自己想击倒他委实不容易,怕他还真可能撑过三个回合,心中不禁有气,停下拳,喊道:"不打了、不打了,你这叫搏击吗?你怎么跟个娘们一样,就知道躲呀躲,有种你打我一拳啊。"

田生倒不在乎,说:"不打就不打,反正我也打不过你。"

场外的唐军此时已经看出何磊心中生怯了,他一心要看何磊的笑话,自然不肯就此罢休,大声说:"还没打满三回合呢,继续打。田生,你也进攻呀,别一味防守,平时跟我打你不是也会反击吗?马上反击。我告诉你,你今天要是不打,说明你能力根本不够,等我实力提高了,你就没资格给我当陪练了。我问你,你是不是想让我换人呀?"

田生一听事关饭碗,只好冲何磊说:"来,我们接着打。"说着,跨上一步,虚晃一拳打过去。

他的意思本是表示比赛开始,没想到何磊却对这一拳视若未睹,不但不躲闪,反而跨上一步,任他这一拳打在自己的左脸上,以示自己根本没把对手放在眼里,完了他没事一样眨眨眼,抬手掸掸脸皮,轻蔑地道:"真是个娘们,你就这点劲啊?简直就跟给我挠痒痒一样。"一扬右脸,"来,娘们,我这边脸也痒痒,你再来挠一下。"

田生再老实,被他一再嘲讽是个娘们,心中也不禁有气,心说这可是你让我打的,当即抬起右拳,加了点力,冲他右脸打去。

不料,这次何磊却是拿言语撩他,趁田生动怒分神,何磊突然发难,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他右手将田生的来拳格开,同时左手卯足力气打出一记直拳,直捣田生面门,虽然田生发现不好,头往后扬,身子激退,但嘴巴还是被打到,顿时血流满面。

何磊紧跟着跨步上前,左右开弓,双拳向田生袭来,要一鼓作气将他打倒在地。

田生边挡边退,形势稍缓后,他趁隙张嘴吐出一口血水,里面还混着两颗脱落的牙齿。

看到脱落的牙齿,田生怒火顿生:这可是我吃饭的家什,你无缘无故怎么可以打掉呢?而且还使诈!他再也控制不住,憋了一肚子的气亟需找地方发泄出来,见对方仍不依不饶向自己进攻,刹那间什么都不顾了,嘴里大喊一声,低下头迎着何磊的拳头跨上了一步,任凭拳头落到自己的头上、脑后,而他的右拳迅疾挥山,一举打在了何磊的胸口上。

只听"砰"的一声,何磊的身子腾空而起,横着飞出,"啪嗒"一声落在地面上,半天都一动不动。

全场一片肃静,目睹此景,几乎没有人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这一拳的力量太大了!

6

片刻后,大家才反应过来,有人抢上去检查何磊的伤势,唐军则跑到田生身边,高兴得忘了腰伤,手舞足蹈地说:"好样的,田生,你这一拳打得太漂亮了!"

田生脸上有些茫然。

这时候,那边有人大声报告何磊的情况,说何磊被一举打闭了气,而且,肋骨好像也断了两根。

唐军闻听,惊奇地睁大眼看着田生,不相信地问:"田生,你力气怎么这么大?戴着拳套都能打断人的肋骨,而且,你打的可是何磊呀!"

田生眼中闪过一丝懊悔之色,摇摇头,说:"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可能是凑巧吧。"

"不可能这么巧,这可是实打实的拳力。"唐军探究地打最着田生,脑中灵光一闪,"我明白了,你以前跟我一定有保留,不是真打不是?你跟我说实话!"

田生知道瞒不下去了,说:"其实,我除了饭量过人,从小力气也过人。"

唐军兴奋地一拍巴掌,说:"这就对了,你光吃不长肉,肯定是营养都转化成了力气,所以你才力气惊人。嗨,我早该想到了呀,我们怎么都打不倒你,你肯定就有问题的。可是,田生,你为什么要跟我演戏,打出的拳毫无力量?"

田生苦笑道:"小时候,因为打伤过小朋友,我爹娘打过我好多次,不许我随便使力。更主要的,我好不容易找到这份管吃管住的工作,可不想轻易就丢了。"

"什么意思?"

"你想啊,我要是一拳把你打坏了或者打败了,那你岂不是就成了我的拳靶子?你还可能让我给你当陪练吗?"

唐军恍然大悟:"原来如此,原来你是怕我解雇你啊。的确,谁找陪练都是让自己揍的,可不是让陪练来揍自己的。要是知道你比我厉害,我马上就会开了你。"他想了想,问道,"田生,你力气这么大,我以后再跟你打,岂不是要挨你的揍?"

田生忙说:"我还是不使全力,你看行不行?"

唐军摇摇头,说:"肯定不行,我明知道你是在应付我,心里说不定还在嘲弄我,我打起来还有什么劲头?好了,我决定了,你的陪练工作到此结束,从明天起,你就不是我的陪练了。"

田生叹了口气,不过,这个结果他早就想到了,倒也不如何沮丧,也不再相求。想了想。他说:"那……你看,是不是把剩下的工资给我结一下?"

唐军脸一板,说:"什么工资?你糊弄我,还好意思要工资?先不给你结。"

田生急了:"老板,农民工工资可不能拖欠,我还指着工资吃饭呢。"

唐军见他着急的样子,憋不住乐了,"谁说我要欠你工资了,我是说你明天还要来上班,月底才能发工资呀。"

田生一怔:"明天还来?干什么?"

"练拳呀。"

田生又惊又喜,"你还让我做陪练?"

唐军摇头,叹息一声,说:"田生,继续让你当陪练岂不可惜了?从明天开始,我要当你的陪练,你来当拳手,我要把你培养成搏击高手,拳王!"

田生不相信地道:"你开什么玩笑呀?"

唐军认真地说:"我可不是开玩笑。你比我强得太多,今天我才发现自己做不了千里马,所以改主意打算做伯乐了。田生,你的条件太好了,力气这么大,抗打能力也出众,稍加培养,以后绝对会做拳王。"

田生不信:"你别逗我了,我这样的怎么可能做拳王呢?"

"我刚才也不信,可是……"唐军转头冲躺在地上的何磊努努嘴,"那个真正的拳王被你打得到现在还没爬起来呢,你说,我能不信吗?"

田生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是打倒了一个拳王,"这么说,我当拳手……能行?"

唐军点头,"肯定行。"

田生挠挠头,不好意思地问:"可是……不当陪练,当拳手有工资吗?"

"有啊,不过,咱们先定好了,以后我要做你的经纪人。这样吧,工资暂时一天……一百五怎么样?"

田生追问:"那……管饭吗?你知道,我可是饭桶啊。"

"管,而且管饱、管好!"

说到这里,两人目光对视,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黄铁矿

春季高考口腔医学录取分数线

室内淘气堡厂家

星力九代代理个体经营